闻刘慈欣获雨果奖有感

 

科幻小说是科学和人文精神的统一

——闻刘慈欣获雨果奖有感

 

2015年8月23日,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这是亚洲人的荣幸,更是中国人的骄傲!

科幻小说的作者是在目前科技的基础上,凭借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前瞻性科学推断编造出奇异的故事供人们欣赏。刘慈欣是一个技术工作者,他对人类目前的科技了然于心,并具有丰富的想象力,更重要的是他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于是他成功了。

我也是刘慈欣作品的忠实读者,曾经半夜起来读《三体》,天亮了竟然没发现,误了做早餐的时间。刘慈欣的获奖促使我思考了以下几个问题:第一,科幻小说的出现和发展是先进科技的产物。西方的科技发展比较快,科技进步的步伐比较快,于是科幻小说在西方就比较兴旺。近三十年,亚洲特别是中国的科学技术有了长足的发展,所以科幻小说为代表的科幻艺术领域出现了一派繁荣的景象。第二,科幻小说是全人类的精神产品,但是它不可避免地带有原产地的印记。刘慈欣的三体中所讲到的“红岸工程”是中国特色的元素,它只有在中国才能产生,我们见到的科幻艺术作品都带有原产地的标记,这就是说科幻作品是科学技术和人文精神统一的产物。它带着时代科技和原产地精神生活的印记。第三,科幻小说的产生和发展需要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由于科幻小说中充满了对未来社会的想象,不可避免的会触及到当今社会的一些弊端,如果是政治环境恶劣的话,动不动就扣帽子、上纲上线,那么再好的科幻小说也是会夭折的。第四,科幻小说可以激发科学工作者的创新灵感。我们以前在科幻小说中看到的可视电话,如今已经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只不过它是以QQ视屏和微信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的。许多科幻小说中曾经涉及到的技术理念,正在逐渐地被人类实现了。这说明了一个道理,科幻艺术作品往往能够启发科学家,激发他们的创新灵感,从而促进科技的发展。第五,我们烟台文学技术界对科幻艺术的探索已经开始了,胶东文学已经有一些短篇科幻作品,近年来已经有烟台作家涉足到这个领域。希望更多的烟台作家和科技工作者根据我们烟台的风土人情创作出带有自己特色的科幻作品来。第六,科幻艺术的发展需要科技工作者的参与,但是许多科技工作者都说自己忙于工作,没有时间写小说,而据我所知,刘慈欣的许多作品是他在做技术工作的时候利用业余时间创作的。曾经记得有人说过,成功者和碌碌无为者的区别就在于他们的业余时间所干的事情不同。刘慈欣的成功就在于他把别人打麻将、喝茶、闲聊的时间变成了有效的思考和勤奋的创作时间,所以他成功了。现在的中国到处都是利于成功者成长的环境和平台,如果在这个时候依然一事无成,那只能怪自己懒惰或愚蠢了。

写到这里,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我想烟台山海面上已经出现了晨曦吧,喷薄而出的太阳就要升起来了,烟台的科幻爱好者和作家朋友们,让我们烟台的科幻艺术作品像初升的太阳那样放出耀眼的光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