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百年芝罘情

我家的百年芝罘情

太行飞剑

2017年6月,我婆婆90岁大寿,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生日,于是我给她包了一个1000元的红包,买了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为老人家庆祝生日。虽然她是我的婆婆,可是由于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一起,所以从感情上讲,我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老母亲。席间老母亲说:“现在咱家和我同辈的只有你大妈一个人了,她今年96岁了,虽然同住芝罘区,可是我们见一面却难了,也许这辈子我们妯娌就见不到面了。”说着留下了两行浊泪。小姑子妹妹赶紧对老母亲说:“那有什么难的,你要是想见见俺大妈,我们立马弄个车拉着你去。”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大妈家的姐姐领着大妈来看我婆婆了,90岁的妯娌两个相见,喜悦和悲伤一起涌上心头,她们哭一阵,笑一阵儿,激动不已。我突然灵光一闪:趁着两位老人还没糊涂,该让她给我们讲一讲我们张家的历史。自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到芝罘,至今已经近百年的历史了,肯定有许多值得记忆的故事。于是我提出了这个久违的话题,引起两位老人对陈年往事的回忆……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我们的爷爷张立芝本是山东省广饶县油郭乡东寨村的一个贫农,那时候黄河连年发大水,淹没了整个村庄,许多人都背井离乡外出逃荒,他的长兄,就是我们的大爷爷一家逃荒去了大连,就是人们所说的闯关东。我爷爷带着全家六口人也准备出来谋生,当时听广饶老乡说,烟台是个美丽富饶的城市,生存比较容易,只要肯出力干活,维持全家人生活没有问题。特别是芝罘区不仅仅是活儿路好找,而且芝罘人厚道、容易相处。我爷爷想烟台是咱山东省的地界,生活习惯比较好适应,于是就怀揣着来烟台求生存求发展的梦想,带着家里六口人经过几天的风餐露宿来到了烟台芝罘区。

刚来时依靠朋友的帮助,落脚在小海阳附近,租了两间破旧的平房,开了一家小饭店,主要经营豆腐脑和片片(一种玉米饼子),主要顾客都是一些穷人。修车的,赶脚的,经常在这里吃饭。营业收入非常少,只顾糊口。

后来慢慢地有了一些积蓄,就做起来粮食生意,主要是骑着自行车到乡下去买小麦和玉米,回来加工成面粉和玉米面出售,谷糠和麦麸都是自己家人的口粮。这样也是紧紧巴巴地过日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经过熟人介绍,那时候还年轻的大爷去给一个老中医当学徒,当学徒很苦,要学习泡制中药,辨认药材,还要帮助师傅做家务活儿,带小孩,洗衣服等等。那时候学徒不仅没有报酬,还要给师傅交学费。最后,终于因为家境太贫穷,加之爷爷有病,家里缺乏劳动力干活儿。大爷不能维持学徒生涯,回到家里继续做粮食加工生意。

大妈感慨地说:“和你大爷一起学徒的师兄,在1949年的时候成了毓璜顶医院的中医大夫,你说,这差别多大呀,一步走错路,相距一千里啊!”大姐说:“不是有那句话吗?人生的路虽然漫长,但是关键的地方只有几步。我爹就是那一步走错了,结果与医生的职业失之交臂。”

 

大妈又对我说:“自从你爹长大起来,邻居李大爷介绍他到工厂学徒,最后出徒了,咱家的日子才算好起来了。那个李大爷真是好人啊!给咱家帮了不少忙。民生胡同七十二号咱家的老房子,就是靠你爹挣钱买的,当时他在工厂上班,每月有30元的收入,为了买房子,积蓄都用上了,钱不够,还卖了他心爱的怀表,从此以后,咱们才算在芝罘区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我婆婆接着说:“解放以后,咱家一直生活在民生胡同,全家近20口人,就你爹一个人有工资,其他人都是靠加工粮食生活。左邻右舍的没有少贴补咱们,说起这一点来,我们不得不承认,芝罘人真是厚道!咱们和邻居相处的都很融洽。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1967年我们随着机床附件厂搬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

“是啊,后来老二家全家迁移到栖霞生活,民生胡同只剩下我和你大爹以及六个孩子了。慢慢地生活好起来了,六个孩子工作的,参军的,下乡的,都离开家走了。民生胡同只剩下我们老两口了。一直等到民生小区旧房改造,我们才顺利的搬进楼房。”大妈慢慢地回忆说。

就这么谈着,笑着,哭着,感叹着,整整一下午就一个话题:老张家在芝罘生存的回忆。听了这些话,我们几个五、六十几岁的后代方才明白了我们张家的历史。同时也深深地感到芝罘人的热情和厚道。

我婆婆感叹道:“从广饶来的时候,咱家是你爷爷和三个半大孩子男孩子,俗话说:“半大小子饿死老子。”后来是你大妈不嫌乎咱家穷,首先嫁过来,支撑起家里的生活。后来你二妈和我也嫁到了张家,才慢慢发展成为一个大家庭,现在算算有100多口人了吧。”

我说:“那奶奶哪里去了?”

大妈说:“奶奶一开始没有来,在老家广饶,后来爷爷在芝罘落了脚,才把奶奶接过来。奶奶十分恋家,唉!故土难离啊!”

话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婆婆曾经给我讲过的一件往事。1948年国民党撤退到台湾之前,曾经抓壮丁补充兵员,我们的父亲当时已经是一个高级钳工,正在八路军军械所工作,有一天回家来,被国民党抓住了,他们不知道父亲的身份,只以为他是普通百姓,要捆绑他去台湾。父亲惦记着自己怀孕的妻子,就是我们的母亲,偷偷地从船上跳下水,游泳上岸回了民生胡同的家。

不久,我们的大哥就出生了。紧接着烟台就解放了。解放后又生了老二,就是我老公,他是红旗下出生,红旗下长大的孩子。老公说:“亲人们,太阳都落山了,今天我们的痛说家史就到此结束吧,让我们的作家把它整理一下,取个题目就叫我家百年的芝罘情吧!”

感谢你,第二故乡烟台芝罘,是你的母亲般的胸怀包容和养育了我们整个家族。我感叹道:天底下还是好人多啊!是芝罘的山水养育了我们全家人,是芝罘的街坊邻居等好人的恩情温暖了我们一家四代人的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