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亲的旧杆秤

 

 

老母亲的旧杆秤(外一篇)

自从我嫁到婆家以后,就发现婆婆屋里有一把就杆秤。几十年过去了,许多家里的旧物件都扔了,就这就杆秤,还挂在门后面。我很好奇,问:“老公,现在都有电子秤了,你们家那个旧杆秤怎么还不舍得淘汰啊?”我老公对我说,他童年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家里物件就是被母亲挂在门后面的老杆秤。那是一个没有秤盘的杆秤,只用一个钩子挂住要称重的物品。最高可以称15市斤,最小可以称一市斤。别看他形象不济,可是母亲治家的法宝。

法宝之一,就是吃饭的时候用秤称一称。那时候,家里粮食不够吃,只好用地瓜干充饥。由于家里兄弟姊妹比较多,且都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都很大。用母亲的话说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所以地瓜干也不是随便吃的,为了显着公平,母亲总是用杆秤给兄弟姊妹们分地瓜干吃。母亲拿着秤分地瓜干,弟兄们伸长了脖子看着,是不是秤杆高了,或者低了。都要大呼小叫地说“不公平,不公平。”于是为了表示母亲的公平,母亲总是一碗水端平,给谁都不多一点,因为那样就不够吃了。三弟明德最为聪明,为了多吃一块地瓜干,他总是先从锅里拿一块吃。这时候,母亲就会打手板惩罚他。因此每次吃饭,母亲的杆秤成为家里最被关注的物件,没有碗筷,可以用手抓着吃,没有杆秤不能开饭。一次杆秤被邻居借用了,吃饭的时候,母亲亲自去邻居家要回杆秤,这才免了弟兄们“分赃不均”的呼声。

法宝二,就是干活的时候验收成绩。那时候,家家户户都纺棉花,大人忙不过来,就叫半大小子纺棉花。可是这个年龄的孩子,正是贪玩的时候,就像人们说的“三个和尚没水吃。”老公和哥哥弟弟,正是三个和尚没水吃,他们都不自愿干活。于是母亲又拿出杆秤来。访好半斤棉花才能出去玩。而且是称成品棉纱。于是弟兄们又开始耍聪明了,大哥哥把纺好的纱喷点水,这样压秤,可以少干活。很快被母亲识破了,罚他纺纱任务加倍。三弟弟把纺好的纱放在水缸旁边的地上,这样就被吸潮变重,可以少干活了。母亲开始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还表扬老三能干。老公排行老二,赶紧向弟弟学习,结果母亲很快识破了弟兄二人的诡计。最后只好老老实实的纺纱。

母亲常说:“你小子,四两棉花访一访,你妈我也是最公平的母亲啦,从来不偏向哪一个孩子,一视同仁。”老公却私下跟我说:“我妈是个偏心眼,家里如果有一个馒头,她总是给大哥吃,不然就给小弟吃,从来轮不到我。”一次就这个问题我问婆婆:“是真的吗?”母亲喊着眼泪跟我说:“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怎么会亏待了哪一个?大哥小弟从小身体不好,真担心养不活他们,有点细粮给他们吃。明德和名利从小结实,身体好,什么粗茶打饭都能养得活。你说我偏向谁?不都是为了养活这些孩子吗?”一句话,说得我眼泪都出来了。生活困难时期,当一个好妈妈真难啊!

说起那杆秤,母亲说:“多亏有那杆秤,叫我这个当娘的像包公一样,每天用它衡量孩子们的家务劳动,衡量我给孩子们的地瓜干,才斤斤计较地把孩子们都拉扯大了,一个也没有丢下。不说了,说这些话,太伤心。”我说:“母亲,还是给我们念叨念叨这些过去的事情吧,以便让我们不忘过去苦,珍惜今日甜。”

是啊,现在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好多了,大米白面随便吃,动不动就下馆子。鲅鱼海参家常饭,一日三餐鱿鱼虾……

 

我给表妹算笔账

 

我和表妹一起长大,可以说是无话不说,但说到幸福指数,表妹总是表示不满足,而我总是非常知足。两个姐妹经常为此争执不休。有一天,我和表妹就《烟台晚报》关于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征文聊起来了。两个人的观点又是不一样。我说:“现如今我们的收入比四十年前高多了。”表妹说:“我们的消费费用也比四十年前增加了。这没有可比性。”两个人争论不休,不相上下。

正好这个时候儿子回来了,他说:“收入增加了消费必然也会跟着增加。但是有一个系数最能说明生活水平和富裕程度的高低,这就是恩格尔系数,即伙食费用占总收入的比重。妈妈你不是一直给家里记账吗?将账本的数据分析一下,就能说明问题了。”表妹也起哄说:“你有一个完整的账簿记录吗?”

于是我拿出来包括表妹和婆婆在内的五口之家四十年前的账本,那时候表妹在我家里居住,婆婆也在我家居住,加上我们一家三口,总共是五口之家,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了很多年。后来表妹虽然结婚了,但是她家的生活账本还在我的掌控之中,于是我们就可以算一算这五个人组成的家庭四十年来的生活费,总收入和恩格尔系数。根据我的计算列表如下:

我们家的伙食费用统计表

 

1978年——2018年

项目 1978年 1988年 1998年 2008年 2017年
全年伙食费用(元) 990.84 3766.08 9198 19526.4 19793.95
平均每日(元) 2.71 10.31 25.2 30.62 54.23
伙食费占全年总收入的比重% 82.57 78.46 30.65 20.34 12.30
           

由上表可见:四十年来我们这个五口之家伙食费在逐步上升的同时,恩格尔系数却在不断的下降。根据世界有关经济组织的预算,一般恩威恩格尔系数在60%及其以上属于绝对贫困。50——59%属于困难家庭;40——49%属于小康水平;30——39%属于高质量小康;20——29%属于富裕家庭20%为最富裕的家庭。根据这个标准,我们这个家庭在1988年以前属于贫困的家庭,1998年以后脱贫奔小康;而且在1998年达到高质量小康水平。2008年走上富裕家庭,2017年已经属于最富裕的家庭。这不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给我们带来的红利吗?

1978年的时候,我们一家在三线企业工作,工资低没有奖金。家庭有两个学生需要供养。1988年的时候,表妹开始工作,自己挣得工资够自己吃穿用的。1998年我们全家人一起涨工资,我们夫妻评上了高级职称,工资上涨,表妹自己创业成功,收入丰盛。2008年我们家投资的股票个房产都赚了钱,收入城倍增长。表妹的工厂扩大规模,收入大增。我们的工资上涨,著作加印畅销,所以我们的收入增长的速度远远大于消费增长的速度。特别是2008年以后儿子也参加了工作,从消费者变成了工薪阶层。他是在互联网企业就业工资比较高。这样一来我们全家都进入白领阶层,于是我们在小康水平上向前走了一步。

单纯从数字上分析,还不能生动的说明四十年来我们生活的变化,但是只要将过去的老照片和如今的新照片对比一下就知道了。过去的俺家相片上,我们都还穿上带补丁的衣服,如今的全家照片上竟然有一辆私家轿车,可见我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从贫困人口变成了富裕支家。这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给我们带来的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